分類: 軍事小說


優秀都市小說 藏武 起點-第三十三章:校場風雲(下)讀書


藏武
小說推薦藏武藏武
第三十三章:校场风云
小口微张,嗓音清脆,见上官陆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顿时低下头去,两颊微红像熟透了的苹果,更加迷人。
方才说话阴阳怪气的人见此情形,更是怒不可遏,盯着上官陆两眼泛红像极了一头要噬人的猛兽。
“哥,哥,回魂了。”上官源贱笑着在上官陆身边轻声提醒道。
“小可失礼,还望姑娘,那个、那个宽恕。”上官陆尴尬的急挠头,说话也显得有些结巴,不甚利索。
眼前之人的确是当初在燕山木屋中所救之人,但上官陆鬼使神差的便想确认,眼前这位姑娘究竟是不是当年他所一见倾心的那个姑娘:“小可上官陆,药郡青州人士,还有一事想请教姑娘,神雀354年孟春,姑娘是否去过药郡浮屠城。”
“不知恩人为何有如此一问?”郭安玉眨了眨双眼,扬起嘴角缓声问道。
“这···”上官陆顿时语结,不知该如何回答。
“无妨,可叫恩人知晓,小女子354年孟春确实应邀到药郡有过一次游玩。”见到上官陆的窘样,郭安玉暗自窃喜。
上官陆想确认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当年船上的那个女子,尽管内心的悸动已经告诉了他事实,郭安玉同样也想确认,眼前的这位公子是不是当年在酒楼看到的那位公子,不然堂堂靖王之女,又怎会对多年前异常极其普通的游历记得如此清楚。
不管是上官陆还是郭安玉,二人都在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小心思,他二人都觉得自己掩饰的非常好,只是因为身处局中而不自知罢了。
“表妹,不过是走了狗屎运,凑巧而已,何必谢他呢,一个无名小辈,何须记怀。”阴阳怪气的男子立刻插话道,说着还从怀里取出褡袋:“这是五千两交子,算作你救我表妹的酬金,以后别再纠缠玉儿表妹了。”
“你这粉面小生,说话着实可恶。”上官陆还沉浸在无边的喜悦之中尚未醒转过来,反倒是一旁的姜愧看不下去了。
“这是小女表哥郭越,说话礼数不周之处,还望诸位见谅。”郭安玉面带愧色对上官陆几人行礼致歉。
“无妨,我等本就是乡野之人,是我等几人说话不周,不怪郭兄。”此时的上官陆眼里只有郭姑娘,脾气好的那叫没话说,看着郭安玉笑呵呵的说道。
上官陆的异常,在场是个人都能够感觉出来,何况是与他多年朝夕相处的两个弟弟,上官源捅了捅身边的魏鹏,朝着自家哥哥努努嘴,满是鄙夷,“鹏子,这还是我哥吗?”
“恩人在此落宿,可是参加较校吗?”郭安玉眼角扫过四周,随即看向上官陆轻声问道。
“我们确实是参加较校,在此暂做落脚。”上官陆已经完全失去往日的沉稳,就像个智力障碍者一样,真就是个情场猪哥。
“噗嗤!”
郭安玉看着上官陆呆呆傻傻的样子,不自觉笑出声来。
上官陆也觉得有些尴尬,不自觉便又挠着头。
这时,就连跟在郭安玉身边的女子也笑出声来,笑出声后才感觉不对劲,以手掩嘴,可怎么也遮挡不住。
“哈哈、哈哈······”
上官源、魏鹏、姜愧同时大笑。
唯有阴阳怪气的粉面小子郭越,面目阴森,双眼露出寒光紧盯着上官陆。
场面一度极为尴尬。
就在这时,郭安玉郭安玉轻启樱桃小口,道言拜别:
“上官公子,今日小女子还有要事,多有不便,改日宴请恩人,以答谢救命之恩。小女子先行告辞。”
网游之暴力毒奶
郭越看着郭安玉及其跟随她身后的女子离开昌顺酒楼,转头看向上官陆咬牙切齿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小子,我表妹是你该惦记的?京城不比你们山野,有些人你攀不起,有些人你惹不起,不要给自己惹麻烦,千万别等到人头落地再追悔莫及。”
临走前还做出抹脖子的动作,端是嚣张。
“山野之人,有自知之明,不劳郭兄挂念。”没了郭安玉在,上官陆恢复本色,看着郭安玉的表哥郭越毫不胆怯,目露坚毅轻声说道。
等到郭越离开以后,上官陆三人请姜愧到三人包租的屋落。
“姜前辈,烦请查验。”上官陆说完,就伸出双掌,调运五脏各行,掌心间缓缓浮现五股相互缠绕的气息,炙热、蓬勃、锐利、厚重、润泽。
“是我姜愧输了,愿为上官公子的追随者,老仆姜愧见过主子。”姜愧倒也磊落,确认之后非常干脆的单膝跪地拜上官陆为主,成为上官陆的追随者。
“姜前辈,切勿折煞小可,你是前辈,怎敢仆主相称呢,以后还是叫我陆儿吧,我就叫你姜叔吧。”姜愧的直爽与坦荡让上官陆非常震惊,急忙上前搀扶起姜愧,轻声说道。
“愿赌服输,主仆就是主仆,何来叔侄之说。”姜愧一脸坚定,定要遵从赌约。
“若姜前辈不愿意,还请离开吧。”上官陆一口咬定,只愿叔侄。
最后还是双方都妥协,在外叔侄相称,在内主仆相称,看似一个称呼,姜愧内心却甚是感激,上官陆也收得一位忠心耿耿的绝顶武者,终生相随。
孟春中旬,神雀王朝今年较校正式拉开序幕,上官陆、上官源、魏鹏也领到属于自己的考校号牌。
上官陆领号1143,上官源领号1187,魏鹏领号1208。
“哥,你看那个身着边军军衣汉子,也是武者啊,那手短矛用的出神入化,应该是战场厮杀出来的,出矛必是杀势,却又控制自如,厉害啊。”上官源也只有对武才有兴趣,见到这般猛人,顿时来了兴趣。
上官陆看向上官源所说之人,一身黑红交织的军衣,身形结实匀称很是彪悍,左胸上方绘着戬、刀交叉耸立城关之上,巨龙盘旋缠绕其中的图章。浓眉大眼,挺鼻如峰,面容刚毅,可能是因为常年驻守边关,多有征战,面目黝黑而粗犷,却也更显男儿威色。
“丙乙天人序,1143号、794号,十号校台。”
绝世 剑 神
就在上官陆三人还在各个校台游荡,观看各校台时,主礼台传来通知。
上官陆来到十号校台,见到自己的对手,只能感慨这天下真有如此的巧事,自己的对手就是方才的边军汉子。
“上官陆见过军士”
“边军刘侃见过学子。”
二人见礼之后,取出兵刃,上官陆拿出的是慎洪送给他的短刀,刘侃还是那把边军制式短矛。
“军士,小心了。”上官陆见猎心喜,刀置胸前,起手就是师门横势,一横挡千军,再横扫万马。
刘侃后退一步,双手翻转短矛成扫势,干脆利落直袭上官陆脖颈。
上官陆扭身蓄劲手腕转动刀刃向上成切势,同时脚尖虚点,在拨开刘侃短矛之时,顺势向他前胸砍去。
刘侃反应非常迅速,屈身半蹲收矛胸前斜上直刺,只攻不守,完全就是以命换命的战法,而非打法。
面对刘侃如此狠辣的武势,上官陆不得不快步后撤,向左转身蓄劲同时双手紧握刀柄突然收回到胸前身正下转刀刃,下摆势出,打开刘侃短矛。
一番交手迅捷无比,看似很快却无比凶险。
二人都死盯着对方,双双缓步后撤。
上官陆、刘侃二人收起兵器,后撤收身,看着对方,都有些凝重,方才一番试探,都明白眼前之人乃是自己的劲敌,不过棋逢对手,势均力敌也是一番美事。
上官陆、刘侃,你来我往打的很是激烈,其他校台都已经结束,两人还在激战,再一次上台比校的人无心比斗,不约而同看着上官陆、刘侃的打斗。
“小子,真看不出来,畅快、畅快,再来。”刘侃豪气冲天是越打越精神。
“遇到你这样的对手,我也很欣慰。”
“再来过!”
上官陆同样见猎心喜,挽个刀花顺势上前。
“鹏子,哥这次是真遇到对手了。”上官源上台片刻之间就解决了对手,之后便一直看着上官陆和刘侃的比校。
“源子,你看陆哥和那个军士的比校,陆哥会赢吗?”魏鹏刚比较完回来,对校台情况不是很清楚,就问比他早一些时间回来的上官源。
“那还用问,肯定是哥啊,不过那个军士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上官源尽管对自家哥哥充满信心,却也不得不承认,那军士实力不俗。
上官陆、刘侃两人,足足斗了一个时辰近几百势,上官陆的短刀也断了,刘侃的短矛也折了。
内劲早就消耗一空,失去兵刃,比斗拳脚完全就是依靠一股韧劲在坚持。
“再来!”
刘侃蹲坐在地,声音嘶哑面目狰狞,全身几乎全是伤口、鲜血,双眼浮肿,看着上官陆满是凶光,但却没有杀气。看似气势很足,几次尝试力不从心,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
“军士,承让。”
上官陆摇摇晃晃站立校台,看着刘侃微微躬身行礼,只是就算身体幅度已经很轻微,身体的伤痛也让上官陆疼的龇牙咧嘴,满脸的鲜血,看上去实在是太过惨烈。
“丙乙天人序,十号校台,1143号上官陆胜。”主礼台礼部官员书吏适时出现宣读比校结果。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藏武笔趣-第三十二章:校場風雲(上)相伴


藏武
小說推薦藏武藏武
第三十二章:校场风云
“不是啊,哥,木屋内究竟是不是那个女子啊?别我们辛苦半天拼死拼活,到头来什么也没捞到啊。”自燕山回来后,这话上官源不知道已经说了多少遍。
上官陆对于上官源的碎碎念不予理会,只有当他一人独处的时候,总会掏出怀中的手帕,露出令人陶醉的幸福感。
返回居所后,上官陆趁着休养的时间也将他所感悟的风势不断完善,并打算将此势教于上官源和魏鹏二人。
“源子、鹏子,风势,其实取的就是一个‘利’字,此势因风而存,因风而利,势随风走术随风动。”
“风无处不在,却又非时时存在,无中生有才是风势之关键。”
······
“源子,你是因感悟风行而成就武者,这风势可能更适合你。”
上官陆一边讲解,一边给二人做详细的示范。
一旦涉及修习,上官源是前所未有的稳重,也顾不得八卦自家哥哥的意中人,上官源习以为常,魏鹏看向上官陆的眼神就有些异样,开元夏族武者修习的势,哪个氏族不是视若珍宝敝帚自珍非嫡传血脉绝不外传,可上官陆恰恰就这么轻易的传授给了他。
上官陆的猜测确实是正确的,三人中最适合修习风行的并非他这个感悟出风势的人,反而是以风行成就武者的上官源。
上官源经过熟悉之后,施展起风势来,已经有了上官陆所猜想的那般:飘忽不定变幻莫测,势出无羁无痕,术变飘逸灵动,无常、无影。
至此,上官陆也唯有苦笑,虽有遗憾却也为自己弟弟感到高兴,便将自己有关风势的猜想说出,希望他能够一一验证。
“源子,看来这风势还真的很适合你不过,风势据我猜测,应当有五个层次,分别是无痕、百影、千影、无影、如风,风势修炼至最终应当是与风共存,无势亦无术,至于这风势最终会是什么样,那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上官源沉思片刻这才缓声问道:“哥,风势是利风而藏于风,还是循风而从于风?究竟是势因风在还是风为势存?”
听到上官源的询问,上官陆大吃一惊,因此就连他也没有想过这样问题,毕竟当初只是偶有所感这才有了风势,朗声道:“源子,我亦不知,一切靠你自己。”
“什么啊,哥,不能这样吧。人都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干脆你直接把这些都感悟通透了再教给我呗,毕竟蕴养周身窍穴与经络已经够我头疼的了,现在再加上一个风势,那我可真的就没有一丢丢休息的时间了。”上官源翻动着两个眼珠子,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
“懒得理你。”面对弟弟的无赖劲儿,上官陆也有些无奈。
“哥,真的是太慢了,倘若我们是绝顶武者,那些鞑子还不都是土鸡瓦狗一触即溃,也就用不着拼老命了,哎,究竟有什么捷径呢?生出本源元力,洗精伐髓蕴养脑识成就绝顶,想想就让人向往。”上官源确实一副理所当然的感慨道。
上官陆瞪了自家弟弟一眼,转身便返回房间,眼不见心不烦耳根子也清净,魏鹏却凑上去笑着对上官源打趣道:“源哥,捷径肯定是有的,突增内劲的天材地宝有的是。”
“哪有?”上官源闻听,顿时两眼放光。
“可遇而不可求。”魏鹏说完转身便快步向上官陆跑去。
“可遇而不···我操,魏鹏,你耍我啊。”反应过来的上官源恼羞成怒,追上去便和早就暗暗防备着的魏鹏缠斗在一起。
修习、嬉戏、切磋、学习。
上官陆三人在居所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而惬意,轻松而充实。
转瞬之间,便是又一个祭礼。
因为较校时间上的安排,上官陆与上官源无法赶回将军庄,提前已经给家里修书一封说明情况,并将上次在燕山获得的四不像给家里送了两头,至于魏鹏,最是省事,不过是托人给母族捎了口信,就这样三人便一直呆在居所修习,直到孟春。
是日,上官陆三人前往京城礼部仪制司较校所拿到三人参加较校的文书,不做停留直接便在京郊校场附近昌顺酒楼提前包下独院屋落,以方便参加较校无须两地频繁往返。
开元历4330年,神雀王朝360年。
夏族神雀朝华英殿、华文殿及礼部仪制司、国子监三方同办的较校、氏校,已经经过各城、州、郡国学较校、推荐选拔所有获得资质的学子、游魂、氏子齐聚京邑。
较校、氏校乃是夏族各朝的盛事,凡夏族龄不过二十五的青年才俊,皆可在这舞台上一展风采。
较校:凡夏族人不论出身皆可参加,分为文校与武校,最终是以文校与武校总得“甲”数目,选出天、地、人三杰,而一旦进入三杰之列,便会被敕之以勋位,是夏族少年改变身份地位最快的一条路径。
氏校:只有勋爵氏族氏子方可参加,是夏族各氏族间另一种争斗方式,也是各氏族展现自身实力争夺政治资源的有效途径。
有鉴于此,不管是较校还是氏校,皆被夏族人所重视,其程度丝毫不亚于祭礼。
这一年,魏鹏二十二岁,上官陆与上官源二十一岁。
较校文校早已在祭礼之前便已结束,当时的上官陆正重伤陷入昏迷,魏鹏与上官源怎有心参加文校,因此三人文校皆缺席,幸好有张彦张监丞所出药郡国学府举荐文书,三人总数十甲的文校是按照五甲成绩来算。
京郊,昌顺酒楼。
“源子,我让你去问的怎么样了?”上官陆看着打探消息回来的上官源问道。
“哥,不行啊,这人实在是太多了没法打探啊,现在不管是京城还是这校场周边,全都是参加氏校与较校的人,反倒是遇到几个国学府的同窗,但根本就没有见到航子还有胡大哥他们。”上官源也很是无奈,不是不用心,是真的无能为力。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对了,源哥、陆哥,今年较校会有九大郡府及边军各营举荐的人参加。”一旁的魏鹏看向两人轻声提醒道。
“军伍中人?他们怎会参加较校呢?”上官陆感到疑惑,因为往年从无军伍举荐参加较校一说,军伍中人就算是参加,都是以游魂参加。
“源哥、陆哥,此举是殿阁与都督府联发发出的告示,据说是朝中一位实权派的王爷所提,希望能够给投身军伍之人一个机会,所以各营举荐之人同样能够参加较校。”魏鹏将自己打探来的消息小声说了出来。
“怪不得今早路过校场,那么多人都围着告示栏骂骂咧咧的,原来如此。”上官源缓声道。
“是啊,九郡都指军系的就不用说了,估计就是一群凑数的,但那些来自边军的久经战事,还真不是国学府学子能够抗衡的。”魏鹏脸色也有些凝重,在座三人也就他对于边军更了解、更熟悉,也更担忧。
“较校,本就是给夏族人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不管是勋爵族子还是国学学子,再或是游魂,均有资格参加,现在有军伍中人参与,群英荟萃不是更好吗?若当真还是国学一家独大,那就太无味了些。”上官陆跃跃欲试充满期待,并无丝毫的担忧。
“较校,凡二十五龄之下皆可参加,能人异士太多了,且三杰的赏赐值得所有人为之疯狂,几千人中只有二十一人啊,太难了。”魏鹏还是有点担心,毕竟三杰不仅可直接入国子监,而且人杰三名得勋位四品资尹或骑都尉,地杰六名胜出者得勋位五品赞尹或飞骑尉,天杰十二名得勋位六品修尹或云骑尉。
“输赢名次对我三人来说并不重要,主要是会会天下武者,毕竟就算今次不行,三年后我们一样能够参加,三年的时间,足够了。”上官陆对于就要进行的较校颇为期待,且心态也不错。
昌顺酒楼,前厅。
“哥,也不知道咱族那几个家伙来不来。”上官源边吃边唠叨,对于没有找到几位族兄还是念念不忘。
騙親小嬌妻
“药郡上官陆别躲了,余已找你多日。”就在三人吃完晚食准备起身离开之时,从酒楼外传来阵阵喊叫声。
“什么人?”
上官陆、上官源、魏鹏面面相觑,都对这个声音很是陌生。
“上官小子,果然是你,怎么,莫不是要装作不认识姜某吗?”来者姜愧进了酒楼看到上官陆就开始嚷嚷,看着上官陆是满脸的怒意。
“姜前辈,别来无恙,不知找小可何事。”上官陆只是对面前的汉子感到面熟,却并不认识,他是真的忘记当初在人河船上与姜愧订下的赌约。
“陆小子,别他妈的装蒜,姜某是应诺而来,当年的赌约是不是该兑现了,你小子不出现,那姜某只能找来了。”姜愧看着上官陆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很是愤怒。
“哥,当年咱们进浮屠的时候在船上和这家伙打赌,一年成武者。”上官源附在上官陆的耳朵边提起当年的事情,不过怎么看都有些幸灾乐祸。
“姜前辈,甚是抱歉,因琐事缠身,只能滞留京师,无法返回药郡,劳累前辈找寻,不过前辈,此地非交谈之地,还请移步。”经上官源这么一提醒,上官陆顿时明白过来,知道原委以后,躬身向姜愧致歉,邀请到后院独栋屋落再叙。
就在这时,自酒馆二楼走下来一堆人,其中有一男子语调阴阳怪气道:“还有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啊,估计就是把式,连武者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吧。”
上官陆闻言看去,只是一眼,就再也挪不开了。
那是再熟悉不过的一身白衣,端庄秀丽面带笑意,不是上官陆魂牵梦绕朝思暮想的姑娘还能是谁。
女子同样看着上官陆,眼神充满柔情,缓缓自楼上下来,见礼之后细语道:“小女郭安玉,见过救命恩人,还未请教公子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