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藏武 起點-第三十三章:校場風雲(下)讀書


藏武
小說推薦藏武藏武
第三十三章:校场风云
小口微张,嗓音清脆,见上官陆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顿时低下头去,两颊微红像熟透了的苹果,更加迷人。
方才说话阴阳怪气的人见此情形,更是怒不可遏,盯着上官陆两眼泛红像极了一头要噬人的猛兽。
“哥,哥,回魂了。”上官源贱笑着在上官陆身边轻声提醒道。
“小可失礼,还望姑娘,那个、那个宽恕。”上官陆尴尬的急挠头,说话也显得有些结巴,不甚利索。
眼前之人的确是当初在燕山木屋中所救之人,但上官陆鬼使神差的便想确认,眼前这位姑娘究竟是不是当年他所一见倾心的那个姑娘:“小可上官陆,药郡青州人士,还有一事想请教姑娘,神雀354年孟春,姑娘是否去过药郡浮屠城。”
“不知恩人为何有如此一问?”郭安玉眨了眨双眼,扬起嘴角缓声问道。
“这···”上官陆顿时语结,不知该如何回答。
“无妨,可叫恩人知晓,小女子354年孟春确实应邀到药郡有过一次游玩。”见到上官陆的窘样,郭安玉暗自窃喜。
上官陆想确认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当年船上的那个女子,尽管内心的悸动已经告诉了他事实,郭安玉同样也想确认,眼前的这位公子是不是当年在酒楼看到的那位公子,不然堂堂靖王之女,又怎会对多年前异常极其普通的游历记得如此清楚。
不管是上官陆还是郭安玉,二人都在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小心思,他二人都觉得自己掩饰的非常好,只是因为身处局中而不自知罢了。
“表妹,不过是走了狗屎运,凑巧而已,何必谢他呢,一个无名小辈,何须记怀。”阴阳怪气的男子立刻插话道,说着还从怀里取出褡袋:“这是五千两交子,算作你救我表妹的酬金,以后别再纠缠玉儿表妹了。”
“你这粉面小生,说话着实可恶。”上官陆还沉浸在无边的喜悦之中尚未醒转过来,反倒是一旁的姜愧看不下去了。
“这是小女表哥郭越,说话礼数不周之处,还望诸位见谅。”郭安玉面带愧色对上官陆几人行礼致歉。
“无妨,我等本就是乡野之人,是我等几人说话不周,不怪郭兄。”此时的上官陆眼里只有郭姑娘,脾气好的那叫没话说,看着郭安玉笑呵呵的说道。
上官陆的异常,在场是个人都能够感觉出来,何况是与他多年朝夕相处的两个弟弟,上官源捅了捅身边的魏鹏,朝着自家哥哥努努嘴,满是鄙夷,“鹏子,这还是我哥吗?”
“恩人在此落宿,可是参加较校吗?”郭安玉眼角扫过四周,随即看向上官陆轻声问道。
“我们确实是参加较校,在此暂做落脚。”上官陆已经完全失去往日的沉稳,就像个智力障碍者一样,真就是个情场猪哥。
“噗嗤!”
郭安玉看着上官陆呆呆傻傻的样子,不自觉笑出声来。
上官陆也觉得有些尴尬,不自觉便又挠着头。
这时,就连跟在郭安玉身边的女子也笑出声来,笑出声后才感觉不对劲,以手掩嘴,可怎么也遮挡不住。
“哈哈、哈哈······”
上官源、魏鹏、姜愧同时大笑。
唯有阴阳怪气的粉面小子郭越,面目阴森,双眼露出寒光紧盯着上官陆。
场面一度极为尴尬。
就在这时,郭安玉郭安玉轻启樱桃小口,道言拜别:
“上官公子,今日小女子还有要事,多有不便,改日宴请恩人,以答谢救命之恩。小女子先行告辞。”
网游之暴力毒奶
郭越看着郭安玉及其跟随她身后的女子离开昌顺酒楼,转头看向上官陆咬牙切齿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小子,我表妹是你该惦记的?京城不比你们山野,有些人你攀不起,有些人你惹不起,不要给自己惹麻烦,千万别等到人头落地再追悔莫及。”
临走前还做出抹脖子的动作,端是嚣张。
“山野之人,有自知之明,不劳郭兄挂念。”没了郭安玉在,上官陆恢复本色,看着郭安玉的表哥郭越毫不胆怯,目露坚毅轻声说道。
等到郭越离开以后,上官陆三人请姜愧到三人包租的屋落。
“姜前辈,烦请查验。”上官陆说完,就伸出双掌,调运五脏各行,掌心间缓缓浮现五股相互缠绕的气息,炙热、蓬勃、锐利、厚重、润泽。
“是我姜愧输了,愿为上官公子的追随者,老仆姜愧见过主子。”姜愧倒也磊落,确认之后非常干脆的单膝跪地拜上官陆为主,成为上官陆的追随者。
“姜前辈,切勿折煞小可,你是前辈,怎敢仆主相称呢,以后还是叫我陆儿吧,我就叫你姜叔吧。”姜愧的直爽与坦荡让上官陆非常震惊,急忙上前搀扶起姜愧,轻声说道。
“愿赌服输,主仆就是主仆,何来叔侄之说。”姜愧一脸坚定,定要遵从赌约。
“若姜前辈不愿意,还请离开吧。”上官陆一口咬定,只愿叔侄。
最后还是双方都妥协,在外叔侄相称,在内主仆相称,看似一个称呼,姜愧内心却甚是感激,上官陆也收得一位忠心耿耿的绝顶武者,终生相随。
孟春中旬,神雀王朝今年较校正式拉开序幕,上官陆、上官源、魏鹏也领到属于自己的考校号牌。
上官陆领号1143,上官源领号1187,魏鹏领号1208。
“哥,你看那个身着边军军衣汉子,也是武者啊,那手短矛用的出神入化,应该是战场厮杀出来的,出矛必是杀势,却又控制自如,厉害啊。”上官源也只有对武才有兴趣,见到这般猛人,顿时来了兴趣。
上官陆看向上官源所说之人,一身黑红交织的军衣,身形结实匀称很是彪悍,左胸上方绘着戬、刀交叉耸立城关之上,巨龙盘旋缠绕其中的图章。浓眉大眼,挺鼻如峰,面容刚毅,可能是因为常年驻守边关,多有征战,面目黝黑而粗犷,却也更显男儿威色。
“丙乙天人序,1143号、794号,十号校台。”
绝世 剑 神
就在上官陆三人还在各个校台游荡,观看各校台时,主礼台传来通知。
上官陆来到十号校台,见到自己的对手,只能感慨这天下真有如此的巧事,自己的对手就是方才的边军汉子。
“上官陆见过军士”
“边军刘侃见过学子。”
二人见礼之后,取出兵刃,上官陆拿出的是慎洪送给他的短刀,刘侃还是那把边军制式短矛。
“军士,小心了。”上官陆见猎心喜,刀置胸前,起手就是师门横势,一横挡千军,再横扫万马。
刘侃后退一步,双手翻转短矛成扫势,干脆利落直袭上官陆脖颈。
上官陆扭身蓄劲手腕转动刀刃向上成切势,同时脚尖虚点,在拨开刘侃短矛之时,顺势向他前胸砍去。
刘侃反应非常迅速,屈身半蹲收矛胸前斜上直刺,只攻不守,完全就是以命换命的战法,而非打法。
面对刘侃如此狠辣的武势,上官陆不得不快步后撤,向左转身蓄劲同时双手紧握刀柄突然收回到胸前身正下转刀刃,下摆势出,打开刘侃短矛。
一番交手迅捷无比,看似很快却无比凶险。
二人都死盯着对方,双双缓步后撤。
上官陆、刘侃二人收起兵器,后撤收身,看着对方,都有些凝重,方才一番试探,都明白眼前之人乃是自己的劲敌,不过棋逢对手,势均力敌也是一番美事。
上官陆、刘侃,你来我往打的很是激烈,其他校台都已经结束,两人还在激战,再一次上台比校的人无心比斗,不约而同看着上官陆、刘侃的打斗。
“小子,真看不出来,畅快、畅快,再来。”刘侃豪气冲天是越打越精神。
“遇到你这样的对手,我也很欣慰。”
“再来过!”
上官陆同样见猎心喜,挽个刀花顺势上前。
“鹏子,哥这次是真遇到对手了。”上官源上台片刻之间就解决了对手,之后便一直看着上官陆和刘侃的比校。
“源子,你看陆哥和那个军士的比校,陆哥会赢吗?”魏鹏刚比较完回来,对校台情况不是很清楚,就问比他早一些时间回来的上官源。
“那还用问,肯定是哥啊,不过那个军士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上官源尽管对自家哥哥充满信心,却也不得不承认,那军士实力不俗。
上官陆、刘侃两人,足足斗了一个时辰近几百势,上官陆的短刀也断了,刘侃的短矛也折了。
内劲早就消耗一空,失去兵刃,比斗拳脚完全就是依靠一股韧劲在坚持。
“再来!”
刘侃蹲坐在地,声音嘶哑面目狰狞,全身几乎全是伤口、鲜血,双眼浮肿,看着上官陆满是凶光,但却没有杀气。看似气势很足,几次尝试力不从心,最终还是没能站起来。
“军士,承让。”
上官陆摇摇晃晃站立校台,看着刘侃微微躬身行礼,只是就算身体幅度已经很轻微,身体的伤痛也让上官陆疼的龇牙咧嘴,满脸的鲜血,看上去实在是太过惨烈。
“丙乙天人序,十号校台,1143号上官陆胜。”主礼台礼部官员书吏适时出现宣读比校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