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酋長饒命 txt-第四十九章:不當人鑒賞


酋長饒命
小說推薦酋長饒命酋长饶命
周全还是不免要给这个酋长打个call的,能隐忍下来,撇下面子保全自己,还算有点东西,起码比他儿子要强点。
妖怪旅馆营业中
同时相对于考虑酋长综合能力方面等,他现在想的更多的,还是酋长对雪印说的话,且对此陷入很大的震撼中!
骟了?
所以,那雪印才与初次相见时,大相径庭!
在部落里,奴隶如牲畜,低贱如斯,可以被随便对待,然则被轻视等不过平常,但这最残忍的方式就是,连生育繁衍的权利都剥夺了,这可谓莫大的耻辱!
而且,部落里人人追求力量,弱者只会被歧视,一个奴隶如果连做男人的资格都没有,那么才就真正连奴隶都不如,他这辈子绝不可能再被圣种选中,也绝不可能再有任何逆袭的可能,只能屈辱的度过一生!
所以,现在的雪印是这幅模样,谄媚、自卑、女性化以及苟延残喘,还有满腔对周全的嫉恨…
毕竟他在「沐恩日」中,某种程度上,是输给了当时同为制器奴隶的周全,所以输了便会有代价吧…
只能说若不是周全他靠着自己一步步改变命运,或许现在成那副鬼样子的人,可能就会是他,想到这儿不免浑身一哆嗦!
想完这些,酋长安排的大餐上桌了,充盈饱满的烤肉,标准的螯羊肉,烤的油光满面,且撒着诱人的材料,闻着味,有点像是上一世的孜然、八角、桂皮等物混杂,还有一些烤松子粉,总之比狩猎队在外头干烤,要更加精致和味道层次多。
山英和周全一同席地而坐,享用起来,味道确实没得说…
洛阳多少还是心里有些不适,他能掌控的奴隶,正如雪印那样的下贱,且完全的听从他的嘱咐,可不是像周全这样的,敢跟他拍板红脖子,更不是可以享用他精致食材的!
毕竟,这对他来说,这就像把好食材给猪拱了的感觉!
可他现在确实没办法,要保全自己的地位,现在得罪周全这样有脑子的人,得不偿失…
“怎么样,白舟,可还中意吗?”酋长着脸问道,那卑微的样子,一时间让络腮胡都失去了光彩。
周全笑了一声,客观说道:“一般般吧,调料太重,掩盖了食材原来的味道,而且这肉太生太硬,不如「腐蚀者」的肉入口香甜,口感更好。”
身旁的山英咳咳咳的呛到了!
这家伙是真敢说啊!
酋长脸部稍许抽搐,能给吃的就不错了,还在他这嫌七嫌八!
这些神兽有点萌
“那确实,「腐蚀者」乃一等恶兽级,其肉质被灵气浸养更足,肯定肉质更好吃,只可惜我并非你们狩猎队,故而吃不上这等好吃的…”酋长嘀咕道。
“酋长大人,并非吃不上,而是不适合,您吃上这种肉,只会撑破肠胃乃至腹腔,不会感觉好吃的。”山英解释道。
酋长几分尴尬,这又是他一个弱项,自他被选作酋长,没再严格训练自己,且长期寄居与地下,不受阳光、养分,且他极少再用体内圣种,故而体内圣种,早已退化,现在顶多「原始期」水平,确实啃不动一等恶兽的肉。
“所以我羡慕你们呀,我的勇士们!我也怀念过去我也曾在外狩猎的时候,那时我也跟你们一样…”酋长追忆往昔,不过话说一半,便被周全打断。
极品小民工 小说
“跟我们一样,你也宰过「暴食」?”周全问道。
“???”酋长懵了。
“那时你也啃的动「腐蚀者」的肉吗?能吃几块?我可吃了足足一排骨,你呢?”周全再补刀。
噗!
山英忍不住喷出来了!
就连雪印也忍不住对周全默默点赞,即便他对周全印象并不好,可敢这么消遣酋长,他还是多少有敬佩之情的,毕竟他作为曾和周全一样的奴隶,却被活生生搞的面目全非,却丝毫不敢反抗,可周全却做到了他想也不敢想的事儿!
酋长则是心中愠怒丛生,自己降低态度,给他尊重,这小子却油盐不进?
罢了,赶紧打发走,要不然他怕自己要绷不住,继而提前把马脚漏了。
他赶紧眼神发狠的示意雪印,这一下眼神,瞬间又把雪印拉回现实,会意后,只能叹息一声,告诉周全道:“我们酋长多在于统管部落子民,造福大家,可不和你一样需要逞勇。好了,白舟,你的赏赐物已经准备妥当,快去领赏吧,那吃的,我们也会用长叶给你打包好,我们酋长还有很多公事要做,就不多留你们了。”
“对对对,我可有公事要办呢,实在多有不便,下回我们再接着聊这好吃的话题吧,我的勇士们。”洛阳忙接话到。
这就下逐客令啦?他周全多少有些惋惜,还没玩够呢。
不过虽说部落依靠狩猎队在外觅食,以养活部落,故而酋长和狩猎队的关系,有一定的平衡性,但名义上来说,还是酋长地位更高,故而明面上该听从调度还得听从一下。
故而今日也就只能打道回府了….
不过怼了那酋长几句,白吃了顿好吃的,然后还有封赏,上好的大概螯羊肩背部分的完整毛皮一件、干肉六块、雪融草两颗、松子、板栗等一袋子还有最后压轴之物——上乘玉雕饰品,玄鹄,乃为把妞神器!
听说此物堪比玉器中的劳斯莱斯…
说起来确实挺过瘾,总之也没亏,且多少还是讨了便宜的。
于是乎,周全便满载着这些,出门和山英再次坐乘「座牛」,往山英家方向回去…

“你刚才偷着乐了?对吗?”洛阳死死盯着雪印,络腮胡乱颤,像一只发怒的狮子!
雪印急忙摇头否认!
洛阳一把揪住雪印的衣服,扯着说道:“你乐了,我看到了…你藏得并不好!”
“没有,没有,酋长大人,我真没有!”雪印哭喊着。
“你怎么证明没有?”洛阳狠中带着虐笑。
“我…我…那酋长大人希望我怎么证明?”雪印似乎能领会到酋长的意图。
“我再信你一次,你替我杀了白舟,我就让你将功抵过,且我会让你重新回归第一奴隶的风光!”
醫品閒妻
“谢酋长给我机会,可…可我杀不了他…我已经是个阉人,绝无可能再继承圣种,也没有了力量滋长的可能,我做不到!”
“不,你有,机会我会给你的,你要做的,就是证明给我看,你有决心,能替我宰了那混蛋,来替自己免了罪责!”
雪印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浑身颤抖着,几欲恳求一般的看着洛阳,可拒绝的话始终哽咽在喉咙,说不出来…
拒绝就是死,或是活着受折磨!
“说!”
“我…我…我愿意!”

回到了屋子后,山英让周全在屋子里继续养养身体,自己则说赶着去单独办差了,周全本想跟着,但山英那时和那影缠斗时,已听出他们是针对周全出的手,故而怕他现在到处露头,又会引来更多的鬼武袭击,故而没同意他跟着。
她的部屋位于较多一等勇士巡逻的地方,算是个安全区域,故而她认为周全留在这儿,比离开这儿要安全的多。
不过周全还有另一重理解:“山英姐,会不会是你打算去找石甲,所以不让我跟着?”
山英眸子微怔,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他,她确实也有这一层意思,故而说道:“我不知道头领现在对你到底是何心态,所以在搞清楚这个之前,暂时不会让你们见面,你安心在我这里住着,待到合适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暗石 小说
“好了,我该去忙了,邪崇滋生,乃部落内的覆巢之事,我必须加快脚步,就不陪你多说话了!你也别多想,安心待着,如果有什么结果,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周全听她坚持,也就不好多说什么,只道:“那好吧,早去早回。”
“好!晚上回来给你烤好吃的…”
“那我就期待一下吧。”
山英笑了笑,虽说因受过重伤,脸色还有点苍白,不过依旧显得漂亮和落落大方。
也因为她是圣武,为数不多女性契入圣种的,故而这圣种的能量通道大开之后,长期受灵气滋养,也会让女性皮肤紧致,故而她的年龄感跟同龄女性一比,那就太显嫩了,但又具备那熟女的完美气质…
倒别有一番风味!
正当周全想入非非之际,山英已经抽身离开了,这次她带上长矛、骨刺,就像进入狩猎森林一样战备状态…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周全岂是听话的主,见她出去,也立刻紧跟在其后!
他也想知道第一时间知道,石甲当时把自己踹下坡道,到底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