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人王劍尊-第六十六章 血氣如霞看書


人王劍尊
小說推薦人王劍尊人王剑尊
“侮辱少爷,该杀!”
南宫文身旁一位武者爆喝,横眉怒目,好似虞宸骂了他亲爹一般,疾步冲杀而至。
“鹰火爪!”
此人武丹境三重的气势毫无保留的绽放,眼神像猎鹰捕食一样冷冽,一双手掌变得彤红,双手五指微曲呈现鹰爪壮,像燃烧着火焰的鹰爪利钩,破风斩棘,寒光闪闪,空气中水蒸气急速蒸发,发出呲呲呲声响。
仿若一声鹰啼响起,空气撕裂,尖啸惊天,此人如一头火红色巨鹰扑杀,威力无匹。
虞宸带着面具,没有任何人看到他的表情,但只见其站立原地不动,像吓傻了一样。
“这家伙确定不是在送死?”
诸人心头皆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嗵!”
沉闷爆响,余波似浪。
那南宫家的武者一双鹰爪与虞宸的胸膛胸膛狠狠撞击在一起,宛若铁钩砸在钢铁之上,爆发出极度刺耳的金鸣。
重生劫:傾城醜妃 夢中銷魂
虞宸身姿屹立宛若万丈神山,轻轻一震!
下一刻,众人便满目震惊地看到那武丹境三重武者仿佛猛地撞上了一堵钢铁巨墙,整个以更快的速度被撞飞出去!
其双臂传来咔咔爆响,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弯曲拧折,露出森森白骨,身在半空口中鲜血狂喷。
与此同时,只见虞宸脚下猛然一沉,一拳祭出,仿佛有一头怒龙在震天咆哮,紧接着一道血色拳印像条微小血龙一般横冲而出,拳印速度飞快,像一道梭子。
在那武丹境三重男子弹飞出去的瞬间,一击砸穿其胸骨,从背后贯出!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之时,此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像破布麻袋一般砸进南宫家族的队伍中。
爆碎的血肉四散飞溅,溅了南宫文一身,其双目睁大,旋即陡然怒红。
全场震惊!
一片寂静!
一个武脉境九重竟然用肉身硬抗武丹境三重的必杀一击,这还不是最令人惊讶的,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只用了一拳,便将对手反杀!
这简直就像天方夜谭一般!
却活生生出现在眼前!
虞宸风轻云淡,好似方才出手的不是他一般,一个武丹境三重而已,根本不是对手,更何况此地还有阵法威能压制了武丹境真气外放,对虞宸来说反而是如虎添翼。
南宫文眦目欲裂,“该死的畜生,你怎么敢?”
“有什么不敢的,他要杀我,还不允许我反杀?”虞宸讥笑道。
“他是我南宫家的人,命比金贵,岂是你这等垃圾可以比拟”
南宫文怒不可遏道:“杀!给我杀了这该死的杂碎!”
一声令下,十数道身影自南宫文身后掠出,将虞宸二人围在其中,一个个杀气腾腾,修为皆在武丹境三重以上!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谁敢出手,做好死无全尸的准备!”虞宸目光冷冽,尽显霸道。
然而,这些武者岂会被他的气势吓住,一个个都面目凶煞地盯着虞宸,那目光仿佛要吃人,纷纷耀起刀枪剑戟,怒吼咆哮着冲杀上来。
“杀!”
惊人的杀气铺卷,将虞宸卷入风暴中心,十数道利刃仿佛要将他碎裂开来。
虞宸双眸绽放凶戾寒芒,如同利剑刺破苍穹,完全无视这些人的气势,身形一闪,如流星般直冲前方五人。
此五人之中,修为最高不过武丹境五重,又在阵法压制之下无法真气外放,岂是虞宸一拳之敌!
既然你们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雷音如龙!”
虞宸身如苍鹰冲击,躲过身后袭来的刀剑,施展天雷拳第一式,一拳轰出,雷音爆响,如同龙吟虎啸,天雷贯耳,令得围攻他的南宫家族武者一瞬间耳鸣失聪,脑袋空白。
隔世禁区
恐怖的拳印携带无匹之力,瞬间打爆空气,九尺高的气血拳印横冲而出,瞬间将前面挥斩过来的刀剑打爆成碎片。
这些人使用的兵器最高级也才一级真器,完全扛不住虞宸蛮横霸道的力量。
拳印去势不减,砸在前方五人身体上,那些孱弱的身躯根本挡不住天雷拳的神威,纷纷被一拳轰爆。
碎肉炸裂开来,四散飞溅,场面极其血腥恐怖。
虞宸身如浮光掠影,脚踏清风,瞬间幻灭五道残影,躲避开左右身后之人劈斩。
南宫文怒目切齿,怒到浑身发抖!
他想不通,一个武脉境九重,明明如待宰羔羊,怎么会一拳轰杀一片,这特么还是人吗?
虞子宸步履如流星,转身长驱直入,直接以霸道绝颠的姿态冲击。
“不要分散,一起出手!”
其中一位武丹境六重武者大吼了句,当先拔刀怒斩。
刀光凛冽,携带呼啸风声,真气流转,武技绽放,威势倍增,在半空划出一道银色弧光,锋利至极,撕裂空气,速度极快!
与此同时,其余八人亦极有默契的攻伐而至,或举刀劈斩,或挥剑如雨,或枪出如龙,一时间惊人的攻势,堵死了虞宸的所有闪避空间。
“地火掌第一式:山崩地裂!”
虞宸眸光一凝,霸气绝伦,掌印舞动间仿佛瞬间出掌上百次,掌影瞬间归一。
“轰!”
一声震天爆响,宛若脚下大地在颤抖,澎湃绝伦的气血之力从虞宸手掌心吞吐而出,如同火山爆发,岩浆冲天而起,化为一只九尺高的擎天巨掌,轰隆隆碾压过去。
虞宸衣衫飘摆,长发狂舞,眼前仿佛出现了视野重叠,又回到黑熊帮驻地,紫姝被挟持,而自己被数十人围攻的场景!
“都给我死!”
他怒吼一声,心中杀意宣泄,肆意的宣泄,身上血气升腾,体内真气瞬息消耗过半,浩荡掌影散发出强横至极的气息,那些刀枪剑戟统统凝滞在半空,像砍在了无形的铁板上,纹丝不动。
下一秒,掌印爆发,罡猛的气势如浪迭起,力量堪比冲破堤坝的山洪海啸,瞬间将九人轰飞出去,正面承受掌印力量的五人皆爆碎成无数残肢碎体,血肉横飞,连那武丹境六重亦是未能幸免。
剩下的四人亦是受了极重的伤势,口中狂吐鲜血,像断线的纸鸢一般抛飞出去。
这一刻,虞宸在盛怒之下将地火掌第一式领悟至圆满境界!
这恐怖的一幕,直接令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说在今天之前,有人跟他们说武脉境九重能越级斩杀武丹境,而且是以碾压的姿态越级斩杀了武丹境六重!他们绝对不会相信!
然而现在,现实活生生得给他们上了一课。
那些武丹境六重之下的武者纷纷如被掐住脖子一般窒息得脸颊通红而不自知,而武丹境七重以上的武者亦是纷纷露出凝重的表情。
其中有一道狂放不羁的身影,怀抱一柄三寸宽的斩马大刀,鲜衣怒马,眼神中透露出跃跃一试的战意。
身旁一位温文尔雅的俊逸青年忽然笑着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抱刀男子一脸不服气道:“我武丹境九重难道还打不过他?”
青年淡然一笑,其浑身气息全无,如同凡人,一双眼眸却炯炯有神,似幽潭般深邃,绽射出点点光芒,仿佛能看穿一切。
在他的眼中,虞宸浑身似一轮红日,周身血气浓郁,似同云蒸霞蔚,绚烂缛丽,像一头人型凶兽般狰狞可怕!
“如果此地没有阵法威能限制真气外放,你能胜他,但此时,你不行。”
抱刀男子皱了皱眉,“为何?”
“血气如霞!”青年轻声开口道。
抱刀男子双目陡然一缩,“血气如霞,肉身十万!他难道已经拥有十万斤神力!”
“还没有完全的血气如霞,但也相差不大,他的肉身力量起码在九万斤以上,极其恐怖,已经有九成血气凝练如同霞蔚,而且他所施展的拳法掌法皆可运用气血之力施展出如真气外放般的效果。”
青年一脸赞叹道:“能在武脉境将肉身之力修炼到如此境地,我还是第一次见。”
“运用气血之力的武技!”抱刀男子低声惊呼,面露惊容道:“难道此人是专修肉身之道的体修?”
“十有八九!”青年颔首道:“所以,在此地,他如鱼得水,恐怕在场没有几个人能够压得住他!”
震颤的大地渐渐平稳,烟消尘散。
南宫家幸存的四位武者皆倒在地上缺胳膊断腿,发出痛苦哀嚎!
唯见虞宸一人伫立,飘逸的身影如同一个儒雅的书生,但在人群眼里却是无法匹敌的强大存在。
那诡异的青面獠牙面具更是增贴了其无尽神秘感。
看着满目疮痍,碎肉遍地,宛若修罗炼狱般凄惨场景。
韩羽馨心中泛起不忍,始终觉得太过残忍了一些,杀人不过头点地,虞宸的武技威力霸道,直接将人打成肉泥,死无全尸。
她不禁轻声道:“太血腥了!”
虞宸从储物袋里拔出一把二级真器长剑,咧嘴一笑道:“既然夫人发话了,那就给他们留个全尸。”
韩羽馨嗔了他一眼,磨牙切齿,若不是这人那么多人看着,她定要教训教训这家伙,说话越来越过分了,简直污人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