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討論-第二百七十三章 背後受襲分享


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小說推薦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东北风云二十年:兴安岭秘闻
阴风肆虐中夹杂万千厉鬼哀嚎,声音空灵凄惨,周围温度骤降,遮目之间犹如身处寒潭冰窖,冷风不断朝着后脖颈灌去,更犹如人在身后吹凉气,令人不寒而栗。
感知到阴煞之气弥漫周身后我迅速将眼前遮挡的黑布取下,抬头看去,擂台之上此时已经布满浓重黑雾,阴煞之气缭绕其中,四下环顾再不见擂台之下人影,足以见得黑雾之重。
“顾镇林,既然你不懂得怜香惜玉那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九宫坊的厉害!”黑雾之中传来萧妤轻蔑的笑声,不过只闻其声未见其身,她的身影已经被厚重的浓雾遮挡。
“萧门主,区区黑雾你也想拦住我顾镇林,恐怕你是白日做梦!”
学生会长不会气馁
话音刚落我抬手一拍身后木盒,噌的一声赤焰火麟和青龙踏雪同时出鞘。
我将慑灵刀收回腰间后上前一步双手握住刀剑,旋即灵力灌入其中,一声怒喝之下双刃劈出。
瞬间青光刀气和红光剑气直冲黑雾而去,只听破空声在耳畔撕裂,两道光晕如同青龙火麟踏破重重黑雾,直接将其撕开一道裂口。
旋即双刃气浪翻滚,砰然一声巨响黑雾炸碎,数秒后便消散而去,再不见任何踪迹。
黑雾消散后我朝着四下看去,此时萧妤正站在一名男子身边。
这名男子看上去年纪在四十多岁,一身黑袍装扮,面露狰狞之色,双眼只有眼白没有瞳孔,浑身布满阴煞之气,一看就并非活人,而是游荡世间的邪祟厉鬼。
此刻萧妤的手掌轻轻抚摸在男子的胸口,并不断上下滑动,她轻轻将头抬起,嘴唇凑到男子耳边轻轻吐气,并柔声说道:“杀了他,今晚我是你的。”
闻听此言男子朝着萧妤身前沟壑看了一眼,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冷笑道:“那美人今晚可要洗干净,到时候我定来找你,现在美人先闪到一旁,这小子我来收拾,今日我肯定让他有来无回!”
萧妤听男子说完后露出满意笑容,随即转身行至擂台边缘,而这名男子则是上前一步,看着我狞声道:“小子,美人让我来取你性命,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只能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哼,不该惹的人?这世上还没有我顾镇林不敢惹的人!”
说话间我举起手中双刃便朝着男子劈砍过去,男子眼见我冲将上前,口中默念咒语,瞬间掌心中出现一道黑雾。
腹黑王爺俏醫妃 小說
随着雾气消散一把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把长枪长约两米,通身亮银之色,枪头锋利,不像是寻常兵刃,如此说来眼前男子应该不是普通的邪祟厉鬼,很有可能是古代的将军!
沉思之间我手中双刃已经即将落在男子头顶,男子见状举起手中长枪横档头顶,只听砰的一声双刃落在枪身之上,瞬间火光四溅,由于有灵力加持,我的力道更胜从前,男子骤然间身形一震,只听扑通一声他右膝跪倒在地,长枪也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如今他双手无力,只能用肩膀来抵住长枪,如若不然双刃必然将其劈成两半。
“小子……你……你到底是谁……手里拿的是……是什么兵刃!”男子跪在地上艰难的看向我,双眼虽说没有眼珠,但依旧能够感受出的他的惊诧之意。
“输的人从来没有资格去问!”我看着身前的男子冷声道。
男子听到这话面露狰狞之色,旋即他怒喝一声双臂骤然用力将长枪顶起,然后抽出长枪后退数步,见其准备要逃脱我连忙跟上前去,可刚跟了两步突然察觉不对劲,惯用长枪者都知道一招回马枪,而回马枪的使用方式正是败逃之际趁对方不注意使出,如今男子假意逃脱就是为了引我上钩!
果不其然,就在我距离男子只剩两米距离时他突然停下身形,双腿盘坐在地,身形一转便将长枪朝着我胸口刺了过来。
若非提前早有准备我根本难以反应,眼见长枪将至,我连忙举起右手长刀横档,紧接着左手持剑上前。
男子手中长枪此时已经被我长刀格挡,根本无法再抵挡我手中的长剑,电光火石间只听噌的一声长剑直接没入男子胸口,只听男子痛苦嘶嚎一声后便化作一阵黑雾散去,再不见其踪迹。
萧妤见男子被我击杀之后面露惊色,随即口中怒喝道:“没用的废物,就凭你这本领还想让我来陪你,简直是痴心妄想!”
“萧门主,如今你请来的鬼友已经被我消灭,你可还有其他本领,若是没有的话我想请你自行跳下擂台,省的我动手,如果要是赖在台上恐怕到时候你可就丢人了。”我看着萧妤轻蔑道。
萧妤见我有些得意,冷笑一声道:“顾镇林,别以为你灭了它就能将我击败,九宫坊的鬼友不计其数,就凭你一人恐怕不是对手。”
话音刚落萧妤再次口念咒语,这次虽说没有黑雾弥漫,但我却感受到一股浓重的阴煞之气,而且比先前更加浓烈,看样子萧妤这次请来的鬼友道行不低,最起码我无法根据阴煞之气来判定他所处的位置。
“哥小心身后!”
正当我四下巡视之时台下突然传来秦啸虎的声音,声音虽至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只觉后背一阵猛烈撞击传来,由于我根本没有丝毫准备,直接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手中双刃也掉落在地。
“哼,就这本事也用得着让我出手,美人,你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还未爬起身后便传来一阵阴冷的男人声音。
我挣扎起身回头看去,此时一道黑雾出现在我身后,这黑雾只有人形却看不清楚五官,看样子他是故意将自己的身形隐匿。
“别轻敌,刚才他已经灭了陈芝豹,我可不想让你步他后尘!”萧妤看着那团黑雾说道。
“陈芝豹这废物岂能跟我比,你未免太小看我了!”黑雾男子说完之后突然身形消散,再不见其踪迹,见到这一幕我立即将双刃捡起,随即朝着四面八方看去,此刻擂台之上除了我萧妤之外空无一人,根本看不到邪祟的身影,就在我诧异之时耳畔突然传来风声,不等我回头看去一道重拳直接打在我的胸口,我瞬间后退数步,但由于力道一般并未将我击倒在地。
被打中后邪祟再次现身黑雾身形,他慢慢抬起手冲我勾了勾手,轻蔑道:“就凭你这水平也敢来天京开门立馆,你当是不怕丢人现眼,依我看你还是早些滚出天京,只要你离开我可以饶你一命,我的对吗美人?”
说话间邪祟转头看向萧妤,萧妤面色阴沉,怒声道:“不能留他,刚才他差点用匕首毁了我的容貌,我一定要让他死在这擂台上,你到底能不能杀了他,你要是杀不了他我就派其他人来!”
邪祟眼见萧妤面露怒色,连忙说道:“放心美人,杀他那是手拿把掐的事情,我现在就要了他的命,你放心就好!”
话音刚落邪祟突然朝着我冲将过来,见状我立即举起手中双刃进行格挡,可令我没我想到的是邪祟在距离我只剩一米的时候突然化做虚无,见邪祟消失我心头一震,立即手腕一转将长刀挥向身后,只听刺啦一声过后一阵嘶吼声传来,回头看去,邪祟已经倒在地上,他的右脚已经被刀刃斩断,而他也幻化出了本来的模样。
这名邪祟长得奇丑无比,身材消瘦皮包骨头,他脸上满是伤口,其间还有蛆虫蠕动,看样子他应该是重伤致死,这种人一般怨气极重,因此阴煞之气也比其他邪祟要厉害。
此时邪祟倒在地上不住痛苦哀嚎,见状我冷笑一声,说道:“别以为我看不穿你的把戏,你假意攻击正面实则偷袭身后,今日碰上我算你倒霉,我这就让你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