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明末之席捲天下-第667章 你們回家,就是對我的支持讀書


明末之席捲天下
小說推薦明末之席捲天下明末之席卷天下
但这年丁毅花钱的地方可不只是三镇。
在八月上旬的时候,路超又替他掌控了灵山城。
回到当时的灵山卫城中。
都指挥方刚这一个月都没睡好觉,每天都是愁眉苦脸。
六月份他就得到消息,路超要来替代他为灵山卫指挥使。
他娘的,当时方刚就在家中大骂。
一言茗君 小說
他去年刚刚和原灵山卫指挥使互换,两人为了方便,还把各自的田给换了。
灵山卫十一万八千亩军田里, 他方刚就独占一万三千亩,绝对的灵山卫超级大地主。
现在八月,还没收成,突然就要换他。
这怎么办?
很快,他得到消息,路超带着三千兵马(周有根的)到了胶州。
然后没多久, 胶州城突然腥风血雨, 死伤无数。
路超和周有根在胶州量田征赋,开设商业税。
到八月份, 路超和周有根还没有完全平复胶州,搞定两税,但胶州和下面各县镇据说每天要死几十甚至上百人。
消息传到灵山卫,很多千户,百户全都来找方刚,商议对策。
因为他们知道,等路超到了灵山卫,肯定也要没收他们的田。
八月六日,方刚召集灵山卫三个千户所,三位千户,八位副千户, 几十位百户, 都来到灵山卫城商议大事。
方刚端坐在主位, 两边是指挥同知(2人), 和指挥佥事(4人)。
另有镇抚司镇抚两人, 经历司经历,知事, 吏目,仓大使副使等六七人。
全卫所百户以上,基本都来齐了。
“下官听到消息,朝廷的圣旨已经到了登州,如果不出意外,过几天路超就要带着圣旨过来接管了。”镇抚袁宏率先上前道。
此言一出,大伙的脸色极为难堪。
因为灵山卫七成的田地,最好的田地,都在现场这些卫所高官手上。
以路超在胶州的所做所为,还有丁毅在登州各卫所的所做所为,他们能想像到,路超过来后的下场。
特别丁毅任登来总兵后,直接迁移守备以上到登州,吞并各营兵马,没收所有粮田的做法,更让他们心寒和害怕。
指挥同知谢安焕突然暴怒道:“丁毅不让我们活,我们也不让他好过,直接和他拼了。”
下面有个千户马上又道:“召集各所兵马, 怕他们鸟。”
两人表情激动, 但叫过之后, 发现现场没什么反应,大数多人,像看傻子似看着他们。
你们敢和丁毅的兵马打?
大伙都是山东境内的,你不了解其他明军,还不了解丁毅的兵马?
指挥使方刚的脸色铁青,他缓缓道:“当年孔有德之乱,就是丁毅指挥,攻破了登州。”
“据说他的兵马,所向无敌,过去十年和鞑子作战,百战百胜,全大明,次次能打赢鞑子的,就只有丁毅的兵马。”
“这次在巨鹿更是打死建奴名将岳托,阵斩数千鞑子。”
“拼了?拿什么和他拼?你们各所的兵马打的赢鞑子吗?”
众将顿时脸色变的难看之极,纷纷垂头丧气。
“那指挥使说怎么办?难不成乖乖的把田交出来,也搬去登州住?”有人哭丧着脸道。
卫所军户基本都是世袭,很多人在当地都住了几代。
只有都指挥使这级主官会经常调来调去,在场的其他人,有人已在灵山住几十年,甚至从父亲、爷爷辈就在这里,怎么愿意把自己家的田双手奉出。
方刚长长一叹:“本官说句心里话吧。”
众人纷纷凝视看着他。
“原本听到这个消息,
本官也极不服气,极不愿意。”
“但这些天我好好想了想,人这一生呐,什么都不重要,权势财富都是浮云,只有小命才最重要。”
四周众人的脸色更难看了。
“本官这些年也颇有积蓄,朝廷又要调本官回京城。”
“所以本官想清楚了,索性把田都卖给路超,他若不肯出钱,便也算了,反正本官,只想好好回去,享受下半辈子。”
方刚此言一出,四周哗然。
大伙都很激动,方指挥使你被调到京城了,咱们可都是世袭本地军户,咱们怎么办?
没有田,咱们怎么活啊。
方刚听的心中又烦又怒,真想破口大骂他们,这么多年,你们个个吃的肥都都,那家没有存银几千上万两的,哭什么穷。
在座的百户,最少一个家里都有两百多亩田,就算每年每亩田只净收到一石米,一年也有一两百石存粮,按现在米价至少能卖两百多两银,甚至三四百两。
家族几代人经营下来,那个家里没有数千两的。
要说这会的明朝,京城的锦衣卫百户,都不一定有军户中的百户这里有钱。
军户百户田多,这是京城锦衣卫不能比的。
但方刚当然不能这么说他们,只能道:“路超来者不善,还带着数千精兵,诸位千万三思,不要以卵击石。”
有人想叫反了,但话到嘴边,也没敢说出来。
登来两府,现在全是丁毅的兵马。
丁毅打鞑子都和杀猪杀狗似的,杀他们几千垃圾卫所军算什么。
关键,还得有人愿意跟着他们反啊。
“这些天下面的兄弟都在议论。”一名指使佥事长叹道:“兄弟们都盼着路超赶紧到呢。”
“不会吧。”有人不敢相信。
“丁毅在其他卫所早就这么干过,收了咱们军官们的田,分给普通军户。”
“现在兄弟们都指望着路超来了,分田给他们。”
“咱们想干点什么,恐怕也没人愿意跟着咱们。”
这话就太让人绝望了。
除了他们的家丁,现在想反估计都没有人愿意跟着。
“老子不干了。”有个千户直接拍桉而起:“老子卖了田,带着银子回老家,逼急老子,上山当土匪。”
说罢他站了起来:“走了,他娘的。”
“刘千户莫激动。”众人正想劝他。
“报。”突然外面传来大叫声。
“灵山卫指挥使,路超路大人到—”
屋中俱是惊叫,一脸不敢相信之色。
有个镇抚司抬头看到方刚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突然反应过来,他娘的,方刚把他们全出卖了,不然怎么好好的召集大伙到这里开会?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哗啦啦,大股的甲兵,披甲执锐,冲进大院,外面突然一片肃杀之气。
接着两小队甲兵直接破门而入,缓缓散布到大厅的四周。
房间里瞬息安静下来,所有人吓的大气不敢喘。
刚刚说不干了的刘千户更是赶紧后退两步,缩在人群中,脸色苍白。
在众人惊恐的等待中,约莫过了好一会,路超带着几个亲兵缓缓入内。
大概是他常年干情报司,整个人看起来都阴森森的,有点可怕。
“路大人,您终于来啦。”方刚赶紧陪着笑抱拳道。
“方大人。”路超向他点点头,然后大摇大摆,直接走到主座。
两边的人纷纷散开,老老实实站在两边,连坐都没有敢坐。
“本官是新任灵山卫指挥路超。”路超大声看向四周道:“本官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大伙都是拿朝廷粮饷,为了养活家人,为了生活。”
“所谓和气才能生财,退一步海阔天空。”
前面这几句话,众人听的,觉的还像人话。
但突然话风一转。
“你们所有的田,本官出五钱一亩全买下了。”
现场顿时差点炸锅了,这不是抢钱吗?
明末这时的一亩田,最少也得十两银吧,就算差点的田,五两也值。
路超你干脆明抢算了。
这会要是他们在各自驻地,保准要拉着家丁们起来反了,可现在被路超堵在这里,没人敢反驳。
“你们拿着银子,不用训练,在家安享晚年,打打牌,听听曲,玩玩女人,岂不快活无比。”路超继续道。
有人忍不住:“朝廷可没有免我们的职。”
“对啊,朝廷每月给你们的粮饷,一样照给,一文不少。”路超道。
就等于让他们吃空饷,提前退休在家。
这意味着他们将没有家丁,没有兵马,没有权力。
这谁肯干。
“路指挥使, 你这,不合规矩呀。”有人咬牙道:“大伙都是同仁,何必咄咄逼人,咱们,都是支持你的。”
“不用你们支持,你们回家,就是对我最好的支持。”路超最后厉声道:“我不是问你们意见,听懂的,愿意的,就留下。”
“听不懂,不愿意的,可以走了。”
说罢,路超伸手往大门外一指。
走啊,不愿意的,可以走了。
谁敢走。
大厅诸人面面相觑,无人敢走。
八月初,路超在灵山卫,以极低的价格尽购卫所军将们的粮田。
接着解散家丁,整训军户。
共得到军户一千多户,三千多人。灵山卫所有田地,按户均分给各户,每户可得田三十多亩。
每户征一名精壮为军,又从胶州和灵山卫附近百姓中募兵,合计三千人,成立39营,以王卫忠原部下千总刘国营为营正,训练一年后,驻守胶州和灵山卫。
丁毅收税三成,但家中有军士者,免税一成,实际交税为两成。
同时,根据丁毅要求,发动灵山卫浮山所附近的军户家属,扩建海港。
浮山所西南就是后世的青岛,绝对的优质港口,丁毅打算重点经营,将来也成为重要的出海口之一。
此时整个山东,只有刘泽清所在兖州,和靠近北直隶的东昌府两个府没在丁毅掌控之下。
但这两块地方,正挡着山东以西和南,可用来防来自河南、南直隶的农民军,正好当丁毅的屏障用,丁毅也不急于一时搞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