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碧落天刀-第一百三十六章 爲君開坦途相伴


碧落天刀
小說推薦碧落天刀碧落天刀
其实这等问题又何止是军神家族,还有吴铁军的家族,乃至许多军门家族,都存在有差不多的问题。
在某些方面特别突出,自然在某些方面有所短板。
单方面的天才已是难得,岂能每个方面都是天才,哪来得这般完美。
而吴铁军和费心语这样的军门家族,能做到当前这个样子,就已经相当的不错了。
但是无可否认的是,武道之路,牵扯的可从来都不只是实力的问题,还有一个寿命的问题。
甚至寿命这才是修炼的个中关键!
一般人活个七八十岁的寿数,已经可算是高寿,而后天高手基本也就在这个寿限之内,再高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而先天高手的寿元上限则可以到一百二到一百六十岁,差不多是寻常人的寿数的两倍。
人级高手若是修炼到巅峰,寿元大约在两百五十岁左右。
但若是突破了地阶,到了地阶的高阶,这个寿命将一步跨越到一千岁,甚至一千五百年!
这样的提升,近乎是一步登天了一般。
嗯,这里还需要着重说明一点,这里的寿数都是以各自武学阶位的最高层次来论,并不是说突破伊始,初阶中阶就有这样的寿元。
更高一层的修者,突破至天阶层次,就算是彻底突破了普通人所能理解的范畴,臻至陆地神仙的层次,而在那之上,观视一品与二品之间的差距就是很大很大的那种了。
所以何必去听到这个问题居然能解决,如何能够不激动莫名。
便是重伤的费心语也不禁激动起来:“风神医,你真的能……”
这次,费心语居然罕有的没吐脏口。
“闭嘴!”
何必去一声呵斥,一巴掌打在费心语后脑勺上。
这混蛋,听到好处居然不吐脏口了,分明就是看人下菜碟……
气死老夫了!
“天赋资质份属先天,源自天授,风某的医道水准,还远远没有涉及到那等层次。”
风印笑了笑,道:“只是刚才我为费将军缝合伤口的时候,隐约冒起来一个念头,但是当时以救治性命为优先,便没有多想一层。但是事后想来,似有经脉错乱之相……这一战,无巧不巧,却是将那原本封死经脉打开。风某所做的只是将之导正而已,不过……若是风某想的没错,虽只是调整经脉,却能令到费将军的身体在练功方面有所进益。”
费心语与何必去闻言齐齐屏住了呼吸,注目于风印,脑子里轰轰作响。
经脉乱相,调整导正?!
风印再三斟酌,尽量降低震撼度的一句话,还是差点将两人震傻掉。
“风先生……您说的是真的?”
都市之冥王歸來
何必去结巴起来。
“结果如何,自有结果佐证,但接下来我需要跟费将军单独相处片刻……在这过程中,任何人的气机都可能造成干扰,还请何老见谅,稍移贵步,而且……为我们护法。”
风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应该的,那是应该的,我明白,我懂得的。”
何必去都几乎喜翻了心了,哪里还在乎这些细枝末节。
护法?
那本不就是太应该的事情吗?
“此外,我估计此番为费将军治疗之后,他未来修炼之路,当可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尽是光明坦途,但这等突然顺遂起来修行进度,势必会引起很多有心人的注意和觊觎……”
风印面现踌躇着说道。
“明白明白,老夫跟费小子若有半点泄露,天打雷劈,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何必去迫不及待的道,竟然直接就发了誓。
这个郑重劲,连风印都吓了一跳,大出意外。
想不到何必去对费心语如此在意,这等丝毫不加以掩饰,突然暴露的真情实感,几乎瞬间感染了风印。
费心语眼中突然有水光闪动,声音也有点更咽,道:“我特么砂子进了眼睛,快给老子擦擦……”
何必去没好气的看了有奶就是娘的某人一眼,扬扬手又放下了,等他好了再打吧。
风印看着费心语,笑道:“费将军也是不能说的。”
费心语爽快道:“这是当然,若是风先生替费某解决了这等天大的问题,便是我费心语再生父母,天大恩人,我若是将救命恩人卖掉了,那我还是个人么?与禽兽又有何异?”
当下由何必去亲自寻找一个完全稳妥隐秘的山洞所在;安顿好之后,便径自走了出去,在洞口护法,不即不离。
山洞之中,风印郑重道:“费将军,咱们这第一步,便是得把胸口重新剖开。”
“一切皆由风先生操弄,费某将自己这一百来斤全都托付给风先生了。”
费心语爽快的到:“难道费某害怕风先生会害我,当真有此念,之前只说我没救了,岂不更省事。”
“你不怕就好。”
风印微微一笑,随即便将一颗丹药塞进了费心语嘴里,跟着又将一股化灵经绵绵灵力点滴融入其经脉之中,这才一刀划开了费心语的肚子。
与此同时,一股困意自费心语心底油然涌动,全无撑持余地的昏睡了过去。
说是开刀,实则风印只是在肚子上划开了一个小口子,在费心语昏迷后的第一时间就又给缝上了,纯然的做样子而已。
风印轻轻的叹口气,道:“既然我要你保守秘密,还害得你多挨了一刀……索性,就多给你一些好处,算是礼尚往来。”
顿了一顿之余,这才真正运转化灵经心法,凝聚点灵气旋灵能。
良久之后,风印手指上光芒闪烁,并无犹疑,包裹着莫名力量的一指头,正整点在了费心语额头之上。
斑斓的光涌动。
灵力在澎湃,聚集。
山洞外。
何必去在距离洞口大约十几丈外的一棵树上,隐蔽身形,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周围动静。
不敢有哪怕一点点大意。
虽然现在军神费家没有人在这里,但何必去自己可是清楚得很,这或许是关乎到军神家族的千秋万世的一次天赐机遇!
“回京之后,老夫倒要看看费家那些老家伙们,怎么感谢我,感谢力度不够,老子肯定不会答应!”
……
良久良久之后,费心语悠悠醒来,第一感觉就是自己浑身轻松莫名,似乎自己整个人……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但具体什么地方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个所以然。
而最直观的感受莫过于受伤之后那种沉闷滞涩的感觉,似乎全部都消失了。
“难不成我的伤已经全部好了?不能吧……”
睁眼一看,但见风印正端坐在自己面前,惨白着一张脸,汗流浃背,整个人似乎是透支了好多遍,身体被掏空了好多次,腰板都不直溜了,还有浑身血迹,反正哪哪都透露着不好。
“你醒了。”风神医的声音,虚弱不堪空前。
“风先生,您这是咋地了?”
费心语虽然嘴臭,开口闭口的脏口,但是心地当真不坏,眼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为了相助自己,竟然虚弱至此,登时紧张起来。
“我没事,就是精气神损耗过度。”
风印轻声道:“你之经脉……咳咳咳……我已经为你捋顺导正;之前只想着助你理顺经脉,忽略了你当前的身体状况,两路并行,双管齐下,标本兼治虽然完成,过程委实非是一帆风顺,这是我自视过高之过,将军无须介怀,将军此后的修行之路,将是一片光明坦途……不过……”
“不过什麼?”
“不過此事……萬万不能被他人知晓。你这次受了致命重伤,心脉受损,是死厄却也是机缘,错非你身临死厄,经脉完全一团糟,非如此难以救治,难保将军根基底蕴,我断不会行此险招,医者救人救个活,岂止是说说而已。”
“然而将军的这段缘法,絕难复制,若是正常人,强行照搬的话,非但得不到提升,反而会搭上一条小命;万勿心存侥幸,实在是难以复制第二次这等奇迹。”
霸占你的温柔
对于这种说法,费心语反而是容易接受的。
毕竟一番操作改变天赋资质这种事,若是平平常常就能做到的,岂不是可以随随便便的逆天改命了。
就算风神医是神医,但神医仍旧是个人,不是真的神仙,如此奇迹断断可一不可再,情理中事!
“风神医请放心,我以我费家祖坟起誓,绝不会泄露关于此事一星半点!若是有违,管教我费家祖宗十八代都是乌龟儿子王八蛋!”
费心语慷慨激昂的发了誓。
可风印心里一阵恶寒。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这货发个誓,居然将自己祖宗十八代都捎带上了,真不怕祖坟的棺材板压不住吗?
“还有便是……”
风印字斟字酌的说道;“费将军,在山顶上……杀死那个黑衣人的人,是谁?”
费心语闻言登时一愣,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那人不是您风神医杀的么?
怎么问我?
我刚才想要跟老东西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来了。让我的话都没有说完,怎么现在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这个问题上?
费心语心里一阵狐疑:这风神医,脑子瓦特了么?
……
【今天两章了】